揪出家电“闹鬼”的真凶——上海打击“黑广播”专项行动纪实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顾建萍
发布时间:2016-05-31
放大缩小

  

  无线电技术人员室外监测

  2015年11月,上海一栋高层住宅楼的一户人家经常“闹鬼”:

  每天晚上9点钟以后,家里的抽油烟机显示屏就会自动乱跳,房主起初以为是质量问题,就向厂家报修,厂家上门后未查出原因,就给房主换了一台,但乱跳现象依然存在,后来家里的空调、冰箱都出现类似情况。过些天,房主正常使用抽油烟机时发现,抽油烟机已无法启动,厂家上门检查确认,抽油烟机的控制主板已烧坏,对此,厂家也非常不解。更让房主感到蹊跷的是,家里每次吃火锅,都需要把电磁炉移来移去,因为在某些位置,电磁炉的功率会忽大忽小,温度也会忽高忽低。患有心脏病并装有起搏器的房主母亲总感到胸闷,也不知何因。房主一家的生活为此受到严重困扰,都以为家里的风水不好,出了“鬼”。

  最后,房主无奈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让房主万万没想到的是,家里种种蹊跷现象的发生,竟然与一桩“黑广播”案件有直接关联……

  技术监测,揪出“黑鬼”

  可以肯定的是,房主家电器频出故障,与不远处的“黑广播”有关系。

  当地派出所根据经验初步判定,房主家电器频出故障可能是受到周边某些无线电设备的干扰。于是,通知了上海市无线电管理局。

  上海市无线电管理局迅速作出部署,通过全市固定监测网实施大致区域定位后,立即出动移动监测车,深夜到达房主所在小区。监测技术人员持便携式监测设备进入房主所在单元楼,监测到楼内有非正常无线电信号。根据广播频点的信号强度分析、查找发射天线以及检查电表异常读数等方式,最终精准定位,确定单元楼有一房屋内有非法无线电设备,俗称“黑广播”(黑广播是指未经审批、擅自向特定区域内听众发送广播信号的行为)。上海市无线电管理局随即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供了这一重要线索。

  为搞清房主家电器故障是否由“黑广播”造成,上海市无线电监测站技术人员专门作了电磁干扰试验。结果表明,在“黑广播”发射时,冰箱、吸油烟机、空调、电磁炉等电器的液晶显示屏均会出现图标随机乱跳等显示异常现象。可以肯定,房主家电器频出故障,与不远处的“黑广播”有关系,而房主母亲也因起博器受到“黑广播”干扰导致胸闷难受。

  

  上海无线电监测站

  伪造身份,神秘租客

  公安人员通过外围排摸发现,在一出租屋内的卫生间里有一台非法无线电设备。

  上海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此案,刑事侦查总队三支队会同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于2016年1月中旬开始,对这处房屋展开调查。通过外围排摸发现,这处房屋无人居住,屋内卫生间里有一台非法无线电设备,这部设备每天深夜都会连续播放内容露骨、功效夸大的“龟鹿补肾丸”广告。侦察员与房主取得联系并进行排摸,查明该房屋于2012年由房主的儿子租给徐姓男子,徐姓男子于2015年将房屋转租给陈姓男子。

  侦察员跟踪调查后发现,陈姓男子虽租了8套房屋,其银行每月还有多笔水电扣款记录和转账记录,但此人并无任何违法行为,只是一个专门利用房租赚取差价的二房东,他对屋内的“黑广播”毫不知情。而从他手中承租房屋的人引起警方怀疑,因为承租人留给陈姓二房东的身份证信息系伪造,全国查无此人。

  这位神秘承租人是谁?人又在何处?屋内的无线电设备是谁所设?

  

  上海公安局讨论案情

  实施抓捕,叔侄落网

  3月3日,警方实施收网行动,将进上海运送药品的快递员张某某截获在安亭道口。

  为找到这位承租人,侦查员假扮消费者,拨打了“黑广播”广告中提供的400客服电话。侦查员很快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并约好交货地点。这时侦查员发现,快递员的手机号码与留给二房东的承租人手机号码竟然完全相同。警方断定,快递员与“黑广播”有关联。

  2月29日,“买药”的便衣警察在交货地点见到了快递员,快递员是个青年小伙儿,驾驶一辆江苏牌号面包车,他将包装好的三盒“龟鹿补肾丸”以990元的价格卖给便衣警察后驾车离开。周边布控的便衣警察立即跟踪,发现该快递员在全市范围内运送药品,而且配送量相当可观。送完货后,快递员便驾车离开上海驶向昆山方向。

  为不打草惊蛇,侦查员当天没有继续跟踪。3月3日,警方实施收网行动,将再次进上海运送药品的快递员张某某截获在安亭道口。

  审讯中,张某某向警方交待了他和他叔叔张某利用“黑广播”播放虚假广告进行非法经营的犯罪事实。而居住在昆山的张某发现侄子未按时回家,也未拨通侄子电话,预感情况不妙,张某立即将家里的部分药品和设备转移至楼道和其他出租屋。张某正准备逃离时,侦查人员赶到,将其当场抓获。

  警方从其出租屋内和一辆轿车后备箱里,搜出6台无生产批号的无线电设备和2020盒龟鹿补肾丸,预估总案值约30余万元。4月1日,经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批准,叔侄二人以涉嫌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执行逮捕。

  

  无线电实验室

  利益驱使,走向犯罪

  在利益的驱使下,叔侄二人利用“黑广播”播放虚假广告进行非法经营。

  叔侄二人如何利用“黑广播”播放虚假广告进行非法经营?他们从中能牟取多少利益?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办案刑警告诉记者,在这起案件中,叔叔张某是主犯,侄子张某某是从犯。去年下半年,张某一次性购买了8台二手未有生产批号的无线电设备和大量“龟鹿补肾丸”,以每条380元的价格找专人录制了药品广告音频,又通过非正常渠道得到一个400客服电话。这一切,都是通过QQ群、百度、邮件和电话方式完成,张某与设备与药品销售者、广告制作者、400客服人员均未见过面。

  张某在上海两个高层住宅楼分别租房,根据设备销售者的电话指导,安装好无线电设备,其人却在江苏昆山租房居住。夜深人静时,他利用远程遥控装置播放虚假广告,每盒进价不过10多元的“龟鹿补肾丸”,却被张某以每盒330元卖出,且一次购买不得少于三盒。张某一人忙不过来,就把侄子张某某从内蒙古农村老家叫到上海,让张某某伪装成邮政快递员为消费者送货上门。

  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后,上海警方将他们销售的“龟鹿补肾丸”送至药监部门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该药的外包装符合国家相关标准。上海警方又联系了药品的生产厂家,厂家对两盒药样进行检测,确定该药为该厂生产的真品。办案刑警告诉记者,如果叔侄二人销售的“龟鹿补肾丸”为假药,那么二人的犯罪性质就更为严重。

  悔恨流泪,愧对家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叔侄二人的发财梦最终还是破灭了。

  在上海宝山看守所里,《中国电子报》记者见到了两个犯罪嫌疑人。记者问张某事先是否知道架设“黑广播”为非法行为?张某回答说知道,但受利益驱使,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冒险为之。尽管他作了种种防范措施,如利用假身份证租房、人机分离等,但没想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的发财梦最终还是破灭了。

  见到张某某,记者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张某某1988年出生,已婚,孩子刚刚两岁。当记者提及孩子,张某某顿时情绪失控,戴着手铐的双手紧紧捂住了脸,痛哭着说:“我对不起爸妈!对不起老婆孩子!”他告诉记者,到了上海才知道叔叔搞的是非法经营,虽有些害怕,也打过退堂鼓,但最终还是留在了叔叔身边。他老婆很想看看上海的花花世界,春节前到了上海。考虑到叔叔的“生意”有风险,他打算再陪老婆孩子在上海玩玩,拿到当月叔叔给的工资后就带老婆孩子回老家去,没料想,就在准备打道回府的前几日被警方抓获。

  

  上海相关部门召开联席会

  上下协同,联动查处

  上海此案的破获,是多部门“统一部署、各司其职、依法打击、联动查处”成果的显现。

  2013年以来,“黑广播”呈泛滥趋势,除西藏自治区以外,其他各省市区均有“黑广播”存在,东北三省、山东、河南、四川、湖北、广东、内蒙古等省区尤为严重,其中利用“黑广播”播放虚假广告进行非法经营现象较为普遍。

  从今年2月起,根据中央指示,相关部门联合开展打击治理“黑广播”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上海此案的破获,就是多部门“统一部署、各司其职、依法打击、联动查处”的成果显现。

  据了解,此案中的叔侄二人为上海首例以“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被批捕的犯罪嫌疑人。叔侄二人被批捕后,上海警方还抓获了另外两起同类案件的4名犯罪嫌疑人。

  上海市无线电管理局局长张建明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目前“黑广播”已形成有迹可循的产业链,并呈现“三强一难”的特点,即内容欺骗性强、运行隐蔽性强、社会危害性强和有效处置难。所以,必须抓住生产源头、销售流通等关键环节,多部门联动,全链条打击,让不法分子无机可乘。张建明也希望通过媒体提醒市民尤其是住在高层住宅楼的市民,出租房屋时,要尽可能多了解承租人信息,同时要关注家中电表,如果用电量过大,应引起警觉;还要了解承租人居住情况,如果发现承租人只租不住,应格外小心,一旦发现家中有不明设备,要立即报警。

  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三支队副支队长万千则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刑法》第288条“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的相关内容已于2015年修订为:“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使用无线电频率,干扰无线电通讯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目前司法解释尚未出台,公检法对此类新型犯罪在定罪量刑、证据规格上还未形成共识,因此存在打击力度偏弱的问题,希望司法解释能尽快出台,进一步加大力度,加强法律震慑,为打击“黑广播”犯罪提供有力的法律依据。

  《中国电子报》记者从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获悉,自从打击“黑广播”专项行动实施以来,全国各地无线电管理机构积极配合公安、广电等部门,开展对“黑广播”信号的监测比对、查找定位工作,为打击治理“黑广播”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持。3月至4月,全国无线电管理机构共启用监测定位设备9000多台次,出动监测人员12000多人次,无线电监测车3000多车次,监测时长达110000多小时,配合公安和广电等部门查处“黑广播”800多起。

  同时,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正在联合广电部门,抓紧进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无线广播电视发射设备管理的通知》(广发技字[2002]585号文)的修订;配合最高人民法院起草的《关于审理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初稿已完成,有望很快出台。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