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黑广播”,“辽宁模式”开启新局面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张轶群
发布时间:2015-12-11
放大缩小

11月28日,沈阳无委办主任刘维栋(右)在部署打击“黑广播”行动方案

11月28日,沈阳无委办主任刘维栋(右)在部署打击“黑广播”行动方案

11月28日,周六,沈阳,0℃。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应该是和家人在一起享受轻松愉悦的周末时光,而对于沈阳市无委办监测站工程师杨立坤来说,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工作日”。这一天,他和同事们冒着严寒,上午10点准时来到单位,制定方案,匆匆吃过午饭之后,便驱车前往位于大东区的某高层社区,准备端掉一个“黑广播”窝点。

“86.2MHz这个信号以前十分活跃,后来消失过一阵,最近又多次在周末出现。”在车上,杨立坤一边用专业测向设备对信号的方向进行确认,一边向《中国电子报》记者介绍。

面对“黑广播”呈现的抬头之势,本着绝不姑息,即出即打的原则,辽宁各地无线电管理部门始终保持着高压态势,极大地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守护了空中电波秩序。同时,无线电工作人员不辞辛苦、创新方法,在打击“黑广播”方面,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辽宁模式”,为全国打击“黑广播”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开创了打击“黑广播”工作的新局面。

细致入微工作做到“家”

在日前举行的辽宁省打击非法涉台及无线电行政执法工作培训会上,沈阳市无委办主任刘维栋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数据:截至目前,沈阳市无委办已打掉“黑广播”电台窝点195个。平均一天打掉近两起“黑广播”,这样的数字放在全国各地市中显得颇为亮眼。

“我们的成绩甚至一度引起过外界的非议,质疑数据造假,但每一个数字都有据可查。”说起这番话,刘维栋有些激动。

这个曾任沈阳市经信委纺织建材处处长,在纺织系统曾获得全国劳模称号的东北汉子,眼里容不得沙子,干工作更是有种“拼命三郎”的劲头,每一次打击行动都冲锋在前,和团队加班加点更是常态。

“主任都这么拼,我们没理由不把工作干好。”沈阳无委办的工作人员私下这样说。

在刘维栋看来,正是因为“黑广播”不仅干扰正常广播秩序,市民容易被误导,同时造成经济损失,还对青少年的身心发展产生不良影响,更重要的是可能被一些非法组织利用,因此在打击“黑广播”上决不能姑息放任。

“对‘黑广播’的认识提高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就高了,我们的决心就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时刻保持对‘黑广播’打击的高压态势。”刘维栋说。

因为无线电管理部门的工作涉及到活动保障、台站管理等许多方面,特别是在编制有限、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在打击“黑广播”方面沈阳市无委能够取得这样的高产成绩着实不易,而这背后,除了领导重视,身先士卒之外,充分研究无线电管理工作的特点,工作细致入微也是一个重要方面。

沈阳市无委办监测站站长陈振县拿着一台可以侦测信号强度的全频段收音机告诉记者,沈阳市无委办人手两台这样的设备,便于随身携带,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工作人员都会注意留意“黑广播”的信号强度,发现“黑广播”后进行录音,每天上报由专人进行整理汇总。通过这样的方式,沈阳无委办积累了很多“黑广播”方面的信息数据,结合固定监测站监测,为快速定位“黑广播”窝点打下了基础。

“有的时候我们的同事在家里用收音机进行监听监测并记录,甚至还会引起家人的误解,说我们怎么半夜听这些乱七八糟的节目。有的同事开玩笑说现在听‘黑广播’已经形成了习惯,一天不查几个频率都难受得慌。”陈振县笑言。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除收音机之外,沈阳无委办还为工作人员配备了数字对讲机、R20接收机、望远镜、手电筒等设备,平时大家在一起经常交流学习,现在就连无委办的司机,操作起这些工具也是驾轻就熟,说起打击“黑广播”也是头头是道。

实际上回头看这种做法,正是针对“黑广播”分布的分散、广播时间段不固定、固定监测站具体定位有限的特点,而采取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凭借着一腔热忱和对无线电管理工作的钻研精神,沈阳市无委办将打击“黑广播”的工作做到了实处。

创新方法查干扰“土洋结合”

“黑广播”带来的巨大利益,使得犯罪分子不惜成本、铤而走险,而随着无线电管理部门打击工作的不断加强,“黑广播”窝点的藏匿也更为隐蔽,同时,狡猾的犯罪分子越来越熟悉无线电管理部门的工作方式和查处特点,防范手段也日趋多样,给无线电管理部门打击“黑广播”造成了诸多困难。

在11月28日的行动中,记者看到50多岁的陈振县爬到40层高楼楼顶的防护墙上,确认发射机所在具体房间的位置。而在查处“黑广播”窝点的过程中,登高爬楼是家常便饭,在遇到雨雪大风天气时,存在的风险可想而知。“这个窝点的发射天线安放在窗外,还算容易定位,而有的窝点发射天线在室内或是楼顶,在楼下根本观望不到,这更增加了我们排查的难度。有时候三四十层的高楼,窝点藏在十五六层,我们的工作人员要一层一层、挨家挨户去确认,工作量极大。”陈振县说。

在大量查处“黑广播”窝点的基础上,工作人员开动脑筋,想出了许多简单实用的“高招”。比如,针对犯罪分子将发射机安装在楼顶,而将馈线通过楼顶烟道顺至房间这种方式,工作人员采取烟道悬垂的测试方法,通过将悬挂重物的细线缠绕馈线下探,从而判断黑广播窝点的具体楼层,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工作量。

但问题又随之而来,如何确定具体的房间?工作人员采用查看电表转速的方式,去判断是否有功率大的设备在运行,而在无法判断转速的电表面前,工作人员只能通过趴门听声音的方式,个中辛苦,只有身处一线的工作人员最清楚。

此外,为躲避打击,有的犯罪分子还在小区附近花钱雇佣了眼线,看到有“无线电管理”的监测车便会立即通过远程遥控关闭掉发射装置,这也导致很多次行动扑空。因此现在的打击工作往往是监测车行驶到外围确定大致位置之后,工作人员徒步进入小区,到上上下下几十层高的住宅楼进行排查。

在11月28日跟随打击“黑广播”窝点的过程中,记者体会到了在确定房间之后,进不去房门的无奈。犯罪分子不惜成本,采用了市面上最难以打开的智能门锁,从公安部门请来的“锁王”面对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锁眼的新型防盗门也表示传统的开锁方式无能为力,最后在公安部门的同意之后,只能采用暴力开锁的方式,四五个大汉用撬棍忙活20多分钟才得以打开。行动结束时,已是华灯初上。

为避免无线电管理部门在市区的打击,如今更有犯罪分子甚至将发射设备转移至远郊。据铁岭市无委办主任戴勇介绍,最近铁岭查处的一处“黑广播”窝点就安放在城乡结合部的山上,工作人员确定大致方向之后,一路走到山顶才发现设备,周围还有狼狗看护,仅用于传递信号的馈线就有3公里长。“在给我们查出‘黑广播’增加难度上,犯罪分子可谓费尽心思。”戴勇坦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线电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始终在与黑广播犯罪分子进行着斗智斗勇的较量。

为减少工作量,辽宁省无线电管理部门开动脑筋,借助于先进的技术手段,提升打击“黑广播”的效率。据葫芦岛无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将无人机应用到打击“黑广播”工作中,通过遥控无人机便可监控到高层楼顶是否有“黑广播”电台,免去了工作人员的登高之苦,最近他们在使用无人机监测时,便成功抓获了两名正在安装黑电台的犯罪分子。

重视宣传发起“人民战争”

据了解,非法广播电台不仅对合法广播造成干扰,而且“黑广播”使用的发射机多为千瓦级别的非标产品,可产生强大的电磁辐射,损害人身健康。因此,让百姓认识到“黑广播”的危害,形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关系到打击“黑广播”工作的成败。

据刘维栋介绍,在宣传“黑广播”的危害方面,沈阳市无委采用了多样化的宣传方式,除了走进机关、学校、社区、广场之外,还专门印制了打击黑广播的宣传单和宣传品,要求工作人员的工作包中都携带,走到哪里宣传到哪里。

“现在沈阳市无委每位工作人员居住的社区都宣传到位了。在沈阳凡是我们参加的活动、会议,我们也都把宣传册、宣传单、宣传品发放到有关单位,目的就是加强各部门对于‘黑广播’危害的认识。”刘维栋说。

杨立坤告诉记者,在进小区的过程中,他们会将印有黑广播设备照片的抽纸、易拉宝等宣传品发放给小区物业。有很多起查处工作都是来自于物业和群众看到宣传品中的黑广播设备后举报得到的线索。

广泛的宣传产生了很好的成效,数据显示,沈阳市无委打击黑广播数量由过去的举报案件占比不到10%,最高上升到30%,现在统计达25%,极大降低了工作人员的工作强度,也有效提升了黑广播的打击效果。

此外,沈阳市无委办与市广电和公安机关建立了打击黑广播工作组织联动机制,市经信委、市广电局和公安局联合制定了《沈阳市打击和取缔非法广播电台专项行动方案》,年内多次开展集中打击专项行动;日常保持密切合作,监测到一起,就通知广电和公安部门联合行动,打掉一起,为保证每次打击专项行动的成功都制定了详细的实施方案。

“只有发动起打击‘黑广播’的‘人民战争’,让广大的市民和各部门认识到黑广播的危害,才能确保打击‘黑广播’产生实效。”刘维栋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吴丽琳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