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厉兵秣马正当时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向晶 杨士坤
发布时间:2015-04-24
放大缩小

“信息随心至,万物触手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怀进鹏近日表示,在5G技术研发和有关需求等方面,我国已开始布局和准备。5G的发展首先离不开的就是频谱资源的支撑,如何规划5G发展的频率,5G候选频段如何划分,我国5G研究的进展和愿景如何?围绕这些问题,IMT-2020(5G)推进组成员单位——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中心的有关专家日前对此进行了探讨。

频谱先行 抢占5G战略制高点

研究5G频谱需求,及早提出5G潜在的候选频段,是为了抢占5G频率战略制高点。

从2013年开始,在IMT-2020(5G)推进组的部署下,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作为频谱工作组组长单位,深入开展了一系列5G研发工作,主要承担了频谱需求、候选频段、电磁兼容分析、频谱使用效率评估等研究任务,包括牵头承担“IMT-2020候选频段分析与评估”,重点参与“后IMT-Advanced移动通信技术及发展策略研究”等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以及两期国家863项目“第五代移动通信(5G)系统前期研究开发”。

为了解5G频谱需求,中心组织完成了IMT系统2020年的频率需求研究,并根据IMT-2020(5G)推进组频谱工作组提出的需求预测方法,科学推测出我国2020年的频谱需求大致为1350MHz~1810MHz。据了解,我国移动通信频谱需求预测及候选频段研究已成为频谱工作组的工作重点,中心目前也正在开展面向2030年的IMT系统频谱需求研究。

“当前,我国已为IMT规划频率资源687MHz,为现有电信运营商分配(含批复试验)频谱共计约487MHz,因此还需要新增近1000MHz左右频谱。同时还需注意的是,2020年只是5G的起始时间,随着2020年之后业务量的不断提升,移动通信对于频谱的需求量可能会越来越多,频谱资源缺口不容忽视。”中心频谱管理研究处处长赵栓来说。

在候选频段方面,赵栓来告诉记者,2014年9月,中心与GSMA联合召开未来移动通信频谱国际研讨会,就我国450MHz~5GHz无线电频谱监测分析、下一代移动通信与频谱等内容发布了合作研究报告。报告对下一代移动网络(NGMN)将要使用的450MHz~5GHz频谱资源提出了优化方案,并对我国NGMN可能使用的6GHz以上频谱资源进行了研究,提出了我国NGMN频谱布局的建议。

“5G技术对于频谱资源的需求尤为迫切,我们研究5G频谱需求,及早提出5G潜在的候选频段,就是为了抢占5G频率战略制高点,提前部署战略资源。”中心副总工程师黄标说。

科学评估 5G演进掷地有声

“MT-2020候选频段分析与评估”是为了评估存量频谱资源在5G演进中的作用,提高其使用效率。

未来5G移动宽带的目标是使用户随心所欲尽享5G带来的够用、易用、便宜、安全可靠和个性化的移动新生活。高达千兆的传输速率,可真正实现一眨眼就能完成1部电影下载,或数百张照片瞬间传输,全面提升用户体验;百倍连接数的增加,让身边无处不在的电子设备、智能家居等同步接入。面对5G这些新目标和需求增长点,新型传输和网络关键技术层出不穷,如何科学评判潜在候选频段的使用效率及关键技术的效能,实现更高频段、更大带宽、更灵活的频谱使用方式,服务技术与资源管理的发展需要,同样是当前5G发展所面临的重要问题。

5G所用的频谱资源,部分来源于现有移动通信使用频谱的重耕。中心频谱管理研究处副处长谭海峰说,3月初中心牵头启动的“IMT-2020候选频段分析与评估”这一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就是为了评估这些存量频谱资源在5G演进中的作用,提高其使用效率,更好地服务于5G。

除了重耕存量频谱,寻找新的可用频段更是5G所用频谱的重要来源。中心也通过部分相关频段的电磁环境测试以及信道传播特性测量与建模,对新的增量频段进行系统间的共存评估。

“我们开展的5G信道传播特性测量与建模工作将有助于支撑正在开展的5G传输、组网关键技术的研究,支撑我国厂商提前开展技术储备,提高我国在国际5G标准化过程中的主导作用,推动国际IMT产业健康、持续的发展。”谭海峰说。

据悉,目前中心正在大力建设基于面向服务的架构(SOA)的开放式电磁兼容分析测试平台,实现大规模软件、硬件及高性能测试仪器仪表的集成与应用。利用该平台,中心将能对5G系统测试与验证环境进行搭建,实现对5G相关关键技术客观高效的评估。

全面布局 中国引领5G不是梦

目前,我国正在稳步推进5G研发工作,并已适当地领先于ITU工作时间表。

中心李伟博士介绍说,一般情况下,一代移动通信走向商用需经历需求分析、频谱战略研究、关键技术研究、技术评估、标准化制定、试验网建设、商业部署等一系列流程,而不是简单的现网升级改造。

根据ITU工作时间表,在2015年世界无线电大会之前,5G愿景、5G技术趋势和相关决议将确定下来,2016~2017年是技术准备阶段,业界将积极开展技术研究,做好向ITU提交候选技术的准备。从2017年年底开始,ITU将组织对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交的候选技术进行评估,开展技术讨论,并力争在世界范围内达成一致。2020年年底,ITU将正式发布5G标准。

“十年磨一剑。在中国的4G刚走向商用之际,谈2020年实现5G商用符合移动通信‘十年商用一代,十年预研一代’的发展规律。况且,在5G研发竞赛中,多个国家都已积极部署5G全球标准化发展战略。”中心王坦博士说。

王坦认为,在移动通信的演进历程中,我国不断转变角色,依次经历了“2G跟踪、3G突破、4G同步”的阶段。在5G时代,从国家率先在亚太地区成立IMT-2020(5G)推进组,整合产、学、研、用精锐力量,积极向ITU等国际组织输出观点,以及我国运营商、设备制造商全面参与全球主流5G研发组织,例如5GPPP、NGMN、WWRF等,可以看出,我国立志于占据5G技术制高点,引领世界产业的发展。

“目前,我国正在稳步推进5G研发工作,并已适当地领先于ITU工作时间表。相信中国在5G标准化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将比4G时期进一步提高,将为全球5G产业发展做出不可替代的贡献。”黄标说。

相关链接

IMT-2020(5G)推进组(简称推进组)是2013年2月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科学技术部成立的行业组织。推进组的组织架构基于原IMT-Advanced(4G)推进组,下设多个工作组,包括需求工作组、频谱工作组、无线技术工作组、网络技术工作组、若干标准工作组以及知识产权工作组。这些组的研究方向体现了5G研发的主要方面:5G愿景与需求研究、5G频谱问题研究、5G关键技术研究、5G标准化工作研究等。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吴丽琳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