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展利用评价工作推动频谱资源市场化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朱加荣 刘磊
发布时间:2015-01-16
放大缩小

    在世界范围内,频谱资源管理的发展趋势是资源市场化。对频谱资源所有者,市场化可以促进资源合理分配,频谱资源市场是对现有行政分配体系的有力补充;对频谱资源使用者,市场化可以更加自由地获取所需生产资料,促进资源流动,促使使用者自发寻找更高效的技术。然而,由于历史等原因,目前我国频谱资源市场化的道路仍然崎岖。在此背景下,无线电管理应因势利导,结合国内外和其他领域市场化经验,提出频谱资源符合我国国情、阶段性递进式发展的市场化道路。其中,适时开展频谱资源利用评价工作,不仅可以帮助监管部门掌握资源利用情况,而且可以为市场化打下坚实基础。

    市场化是频谱资源管理发展趋势

    频谱资源市场化可以提高频谱资源使用效率,促使无线电业务分布合理化。

    频谱是一种稀缺性资源,稀缺性资源必然面对分配问题。通过市场这双看不见的手,可以主动提高利用率和自动调节资源分配。

    在无线电业务飞速发展的当下,计划经济时代频谱资源的行政管理方式暴露出一些问题。一方面无线电技术的发展提高了频谱资源利用率,各种时域、频域、码域和空域压缩技术得到应用,传统业务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样多的资源。以模拟电视转数字为例,过去传输一套模拟电视节目的带宽经过数字化后可以传输6套~8套节目。另一方面各种新业务新需求不断涌现,一些频段拥挤不堪。网络泛在化使得无线相容性认证技术(WiFi)随处可见,我国WiFi主要集中在2.4G频段,而地铁部分调度信号也在同一频段,结果前几年屡次出现WiFi信号干扰地铁运行事件,对公共安全造成威胁。与此同时,由于管理体制的限制,与资源利用相配套的法律法规缺失,频谱的使用期限和利用效果得不到有效监管,大段利用价值高、传播特性好的频谱占而不用,又无法收回,不能得到充分利用,闲置现象严重。近年来我国无线电产业结构不断变化,旧的资源分配模式和结果已经不能适应发展需要。而历史原因导致的频率资源管理方式并不能完全体现频谱资源属性。

    欧美等发达国家很早就认识到频谱资源的战略和价值属性,采用频谱资源评估、拍卖等市场化手段以提高频谱资源利用率。自2000年以来,美国FCC先后主持完成大约8次频谱拍卖,频谱资源使用权逐步从广播电视公司转移到移动业务用户。其中规模最大的是2008年组织的拍卖,共发放了1090个执照,获得195.9亿美元的收入。通过补偿产业转移,用价格手段调控产业分布,美国通过频谱资源市场化实现了频谱资源的优化配置。国外频谱资源市场化管理,不仅获得了经济上的收入,也促进了产业优化转移,资源利用率的提高,使得物尽其用,人得其利。

    我国无线电管理经历了从“少设严管”向“三服务”乃至“三服务三管理一突出”的演变过程。1963年国务院颁布的《设置和使用无线电台管理规则》规定了无线电的管理原则是“少设、严管”,频谱资源只是被当作宣传和战备工具。1989年批准发布的《无线电管理收费暂行规定》,对频谱资源使用实行收费。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再次明确规定无线电频谱是一种资源,应该实行有偿使用原则。2007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无线电频谱资源属于国家所有。根据国务院批准的《信息产业部关于继续将无线电频率占用费用于无线电管理设施建设等的请示》,无线电频率属于自然资源,归国家所有,使用无线电频率必须缴纳相应的费用。无线电频率占用费的性质是国家资源性收费。无线电频率占用费作为无线电管理的经济手段,为在各行业间合理配置无线电频谱资源而服务。频谱资源管理的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

    资源利用评价是频谱资源市场化基石

    建立普适性的频谱资源利用评价体系,有利于提高市场交易效率。

    在一个健全高效的资源分配市场中,全面的评价体系是不可或缺的。市场参与双方、市场监督者只有对资源价值达成共识,交易才能进行,资源流动才会发生,这就需要多方都能接受的评价体系。价格是资源价值的体现,是市场的平衡点。因此,虽然频谱资源看不见摸不着,但与其他资源市场类似,其评价体系是频谱资源市场的基石。

    在现代市场体系下,任何资源的本质都是一种商品,虽然具有不同的使用属性,但都具有使用价值,因此可以将其使用价值转化为一般的交换价值。在现代市场体系下建立频谱资源利用评价指标,是在隐性的使用价值和显性的交换价值之间建立起的桥梁。使用评价体系,可以把每个技术指标所反映的频谱利用状况映射到对应的经济价值变动中。而频谱相关产业的变化趋势也会反映在技术指标的变化中。此外,建立评价指标体系是频谱资源管理、定价、分配机制研究的基础。对于频谱资源的拥有者,掌握频谱利用情况便于管理和定价;对于频谱资源的使用者,综合全面地了解频谱资源的利用情况,可以自发调整使用技术和频段,实现自身利益和频谱利用效率的最大化。即利用指标体系可以作为一种调整供需、分配、技术等多方关系的工具。

    频谱资源与专利、知识产权资源具有相似之处,其使用价值的高低与本身的内在价值关系不大,而与资源使用环境、过程和方式关系极大。对于不同的使用者和拥有者,对频谱资源利用的目的不同,评价结果很可能不同。对于频谱资源的拥有者和管理者,实时掌握频谱的使用情况、变化趋势以及了解利用现状,动态评估目前的使用和技术是否合理,进而通过改变价格,改进技术来提高频谱利用率。对于拍卖、招标等市场化手段,评估频率利用可以确定拍卖底价或者标底。对于目前收取频率占用费的管理方式,也可以通过评估频谱利用情况来确定合适的费用标准。此外,关于市场化和非市场化频段的划分,也可以参考频谱实际的利用情况。频谱资源的管理者或拥有者最终目的是提高频谱利用率,促进相关产业发展。对使用者来说,掌握频谱利用现状,为资源付出相应的代价,可以提高使用者对资源的认识,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规划频率使用。合理使用现有频率,及时占有资源制高点,或者是加快推进技术创新,优化产业配置,提高单位频率资产价值都有可靠依据。使用者的最终目的是将频谱资源作为生产要素或工具,自身获得利益。二者对频谱资源使用的立场分歧可能导致对频谱资源价值认同分歧。交易的核心在于对同一物品的价值达成一致。建立普适性的频谱资源利用评价体系,有利于提高市场交易效率。

    宁波地区频谱资源利用评价发挥作用

    宁波建立了频谱资源评价指标体系,利用网格化、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进行评价。

    对频率资源利用涉及诸多维度,评价频谱资源利用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因此需要充分积累经验。在2014年工信部通信软科学研究课题的支持下,宁波市无线电管理部门联合高校,从技术、经济、可持续性和宏观经济4个维度建立了频谱资源评价指标体系,并利用网格化、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对宁波地区频谱资源利用情况进行评价,证明了采用合理的评价体系,可以有效反映一定时段内部分地区关注频段的资源利用情况。

    评价的一般流程是,首先选取典型业务和用户,对其使用的频段进行网格化监测,取得监测数据;然后将监测数据与台站数据、地理信息系统、各类官方发布的经济统计数据等组合,形成无线电管理大数据;最后将频谱资源利用评价指标体系纳入无线电管理一体化平台,以无线电管理大数据作为输入,以评价模型作为云计算引擎,完成大数据分析,并结合管理需求形成报表。宁波选取了公众移动通信系统频段、数字红利频段、海洋经济业务频段等典型频段进行了评价。

    对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3家运营商的技术、经济和宏观经济数据,结论如下:中国移动公司2014年发射台站增长率明显高于其余两家公司,这与其在4G的部署有关。中国移动公司台站在空间和频域密度略大于其他两家公司。三者的频段占用度,信道占用度都接近100%,最大连续频谱宽度小,说明通信频段整体利用效率高,信号强度变化不大。3家公司合法信号比相差不多,都在80%左右。3家公司的经济指标对比说明中国移动公司在单位频谱的成本和收入都最小,但是投入产出比最高。对比宏观经济指标,通信行业对全国GDP的影响是1%,即通信行业GDP变动1%,将连带全国GDP变动1%,具有显著的连带效应。其中,中国移动公司在细分行业占比、收入增长率等方面都领先于行业。

    对比宁波地区移动通信业务频段和广播电视频段监测指标,结论是700M广播业务频段的频谱利用效率远远低于移动通信频段。700M频段台站增长率已经持续多年为0,通信业务频段的台站数量则保持增长。通信业务频段的台站频域密度是700M广播业务频段的数倍,空间密度也大大高于700M广播业务频段。通信业务频段的频段占用度长期保持在接近100%,700M广播业务频段的频段占用度平均在20%以下,同时在700M频段合法信号比严重低于通信业务频段。

    宁波经济以海洋经济为主,主要以临港制造业等第二产业和海洋运输业等第三产业为主,其所用频谱是生产必需要素而并非主要产品载体,因此频谱利用情况与公众移动通信不同。为对比此类业务频谱利用效率,选取宁波地区具有代表性的两家频谱利用企业,分别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镇海炼化分公司(以下简称镇海炼化)、宁波港信息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港公司)。镇海炼化所用频谱主要用于生产管理、海洋探测、通信等用途。宁波港公司所用频谱主要用于港口生产、海上调度、通信等。通过对比可以发现,镇海炼化台站增长率、台站空间密度、台站频域密度都高于宁波港集团,这与镇海炼化生产作业区域在空间上较为集中有关;二者所用频段在夜晚明显空闲,但昼夜差异镇海炼化较宁波港公司大,这是由于港口码头面向全世界开放,来自世界各地的船舶到港时间较为分散,因此连续24小时频率需求较镇海炼化强,在频率分配和使用时可考虑这一特点。镇海炼化所用频段的合法信号比高于宁波港公司,这是由于宁波港公司所用频段包括有150MHz、400MHz、800MHz等,既有公用频段,又有专用频段。而公用频段,尤其是150MHz水上频段的船舶制式电台频率绝大多数并未在本地台站数据库有登记,因此合法信号比低。

    根据评价结果,为提高临港工业频谱资源利用效率,对策建议包括:一是对类似镇海炼化等用频空间和时间都较为集中的企业,应鼓励其整合已有技术设施,尽可能选择可以支持各种不同业务的专用通信系统,从而实现频率资源集约化利用;二是对类似宁波港公司等频率资源利用空间上有分布,时间上较分散的企业,应鼓励其分业务建立通信系统,使用通信频率,譬如码头生产调度尽可能采用数字集群系统,降低干扰概率,促进频谱资源节约,对船舶指挥调度,考虑对全世界客户的兼容性,应尽可能采用通用通信系统,降低故障率,提高可靠性;三是对外部未登记频率使用有吸引力的区域,应减少公用频段的频率分配,降低干扰发生概率。

    频谱资源利用评价是无线电管理手中的一件工具。譬如,根据利用评价结果可以建立资源的分级回收制度;在资源初级交易和二级交易市场,利用评价工具可以为资源的公平定价提供依据。总之,频谱资源利用评价虽发源于市场化需求,但却可以在市场化以外发挥更大的作用。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苏滢
分享到:
0